币头条 新闻资讯 发行USDD,孙宇晨在下一盘大棋

发行USDD,孙宇晨在下一盘大棋

近日,波场正式进军去中心化稳定币,上线USDD(Decentralized USD)。当天USDD的总发行量已突破1亿美元,并通过BTTC跨链协议在BSC和以太坊上也均有接近2000万美元的流通。这意味着,由孙宇晨一手创立的波场,这个全球最大的USDT稳定币网络,想要通过发行去中心化稳定币,突破当前发展瓶颈,同时在区块链领域构建一个类似于“央行”职能的去中心化机构为其发展保驾护航。

事实上,波场并不是第一个试图用区块链技术实现金融自由的机构。此前,扎克伯格领导下的Facebook就曾发起Libra(后改名Diem)项目,想通过稳定币占得全球数字金融的先机。但成立仅仅运行数月,Diem协会就宣布将其与Diem支付网络运行相关的知识产权和其他资产出售给Silvergate资本公司。而在扎克伯格关于虚拟货币的构想破灭后,究竟如何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稳定币?这个问题始终萦绕在整个区块链行业的上空。

“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货币”,是一个“古老且悬而未决”的难题,也是人类在每一次经济危机中都会追问的一个终极性问题。

随着信息文明滚滚而来,数字货币走上历史舞台已是大势所趋,资料显示,2021年全球加密数字货币总市值超过2.8万亿美元,较2020年增长超过一倍。但加密货币并没有涨跌限制,更没有法定货币的加持,导致加密货币市场容易出现剧烈波动,影响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良性发展。

在此背景下,去中心化稳定币USDD作为传统法定货币和非稳定数字加密货币的桥梁而产生。

根据白皮书显示,USDD将通过灵活的货币政策和熔铸机制,来解决短期的价格波动和抵抗周期性的价格风险,帮助用户免受加密市场波动的影响,在不确定的全球大环境下,实现个体金融的保值增长。跟任何其他市场一样,USDD与挂钩货币的汇率遵循着简单供需规则。其中,波场还引入了超级代表,他们在USDD协议的安全和稳定中或将发挥巨大作用,例如,通过参与DPoS共识来维持着波场网络的安全性;通过化解短期币价波动来为USDD提供稳定性。这些措施与机制很好地解决了风险性和不稳定性的问题。

值得注意的是,USDD协议运行在TRON网络上,TRX既是TRON网络的原生代币,同时也是抵御USDD价格波动的最直接防御措施,USDD协议将使用TRX为USDD定价:当USDD单价<1美元时,用户以去中心化方式向系统发送1 USDD,获得价值1美元的TRX。当USDD单价>1美元时,用户以去中心化方式向系统发送价值1美元的TRX,获得1 USDD。

也就是说,无论市场的波动情况如何,USDD的协议都会以去中心化方式将USDD的市场汇率保持在1:1的比率。

此外,波场还公布了USDD发展计划,包括4个阶段,即1.0太空、2.0天宫、3.0月球、4.0火星,来对应其四个目标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,就是波场USDD发展将全权委托波联储(TRON DAO Reserve)及其联合的区块链行业主要机构进行管理。即建立一个真正属于区块链行业的去中心化央行,去维护加密市场在未来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冲突中的稳定性。

资料显示,波联储成立后,会履行稳定去中心化稳定币USDD权限管理的职责,以储备金融资产作为担保,保证其汇率稳定以及去中心化;同时,筹集了100亿美元高流动性资产用于维护波场USDD的汇率稳定以及刚性利率兑付,这些早期储备将于未来6至12个月内进入波场DAO央行。并且,波联储还计划将继续吸纳机构成为其股东,共同致力实现去中心化“央行”的各项职责和功能。这也成为了USDD的一个天生优势。

可以看到,USDD较之于扎克伯格的Libra,具有明显的稳定币交易、结算经验等优势。波场DAO央行也比扎克伯格创办的Libra加密货币协会在稳定币交易方面显得更加务实。所以,Libra已经落幕,而孙宇晨发起的USDD却已开始落地。

孙宇晨在致社区的公开信中坦言,作为一个市场参与者,他经历了区块链行业的多个短期极端行情事件和漫长的熊市(2014-2017年和2018-2020年),“我个人曾经作为市场的参与者。公开在市场购买超过三十亿美元的加密货币,一定程度上帮助稳定了市场,但是个人资金的参与毕竟无法比拟去中心化组织的力量,通过去中心化的DAO系统,整个区块链参与者的力量来成立区块链去中心化央行,将成为区块链行业与市场最为坚定的保护者,将是对于未来危机最好的解决方案。”

以数学和算法实现人类的金融自由,这正是孙宇晨布局USDD这盘棋的最终目的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